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佑至

 
 
 

日志

 
 

真实的力量  

2009-11-16 18:20:07|  分类: 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实的力量 - 夏佑至 - 晚稻田

现今的艺术界,最忌讳的事情就是价值判断。这不是出于韦伯倡导的学术应该“价值中立”的观念,而是因为犬儒,或者干脆是为了在4万亿刺激计划里分一杯羹。相比之下,纪实摄影的风格实在是太直白了,大家没法在一起玩。那些避免价值判断的艺术家,看上去眉头紧锁而嘴角带笑,一副高深莫测或者愤世嫉俗的模样,卖相相当好,但是中国是这样一个大国家,如果所有的艺术家都是这副嘴脸,后人大概要觉得我们这个时代实在是个冷血的时代。从这个角度来说,卢广这种粗犷直接的风格是对漂亮而虚无的当代摄影和当代艺术的一个补正。

真实的力量 - 夏佑至 - 晚稻田

卢广的一组照片《中国的污染》得了尤金·史密斯奖,人还在美国领奖,就约好等他回来去他拍照的地方看看。他是11月1号到北京的,2号就动身去了江苏,接下来三天时间里,一连跑了五六个县市。沿着黄海的海岸线,经过了一个接一个的化工园区,他带我们看了那些被化工园区包围的村庄和城镇,在刺鼻的气味里,亲眼目睹了污染严重的河流、港口和海洋。当照片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场景还原在眼前的时候,卢广那种平实的图片风格变得更加有力。他没有歪曲,没有夸张,也不想去煽动读者的情绪。用我们常挂在嘴边上的话说,有图有真相,这组照片的力量正是来自于真相的力量。

这是被一片恭喜贺喜之声淹没的真相。研究中国问题的人不可能回避近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所谓的“中国奇迹”、“北京共识”、“中国模式”,说的无非是中国经济罕见的增长速度,以及创造这种增长速度的社会和政治制度。这些说法往往有数据有模型,充满学术词汇,但细看下来,新意不多,尽管出自学者之手,却与政府工作报告无异。“次贷危机”爆发以后,加入“中国特色”合唱团(包括“一枝独秀”和“率先反弹”两个声部)中的人更加是越来越多。人都喜欢听表扬的话,尤其是在生日party上,为了宾主尽欢,即便是吹捧,听起来也不像平日那样肉麻。相反,不讨喜的话是听不到的。为了实现经济增长,中国付出了哪些代价?谁为增长做出了牺牲?是什么样的牺牲?长期看来,收益和代价能否平衡?目前的增长模式是不是可持续?质疑之声本来微弱,即便有,也淹没在蔡国强的焰火表演的巨响之中了。

但现在卢广直白地指出了这一点。如果要概括一下《中国的污染》这组照片的主题,我认为它的主题就是“增长的代价”。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朴素而有力的照片了。近年来,几乎每个月都可以收到摄影展的信息,刚开始抱着好奇心去看过一阵子(尤其是年轻摄影师的展览),但很快就感到失望,因为所有的影展都似曾相识,有相同的逻辑,也落进了同样的窠臼。

中国当代油画这些年在国际上走红,已经被证明是流动性过剩的作祟,貌似艺术问题,其实是个金融现象。摄影界也被同样的泡沫所俘获,在“钱多人傻快来”的号召之下,观念摄影大行其道,年轻人争相模仿成功者的风格,落入了毫无新意和创造力的新陷阱。和从前流行过、也被批判过那种漂亮呆板的风光摄影和表情做作的人物摄影相比,这个新陷阱看上更先锋时髦一些,但本质上没有什么分别。它们是同一种恶劣趣味——脱离语境、脱离问题、脱离人的生活和情绪、脱离思考,因而矫揉造作——在不同时代的反映。

另一类受收藏市场欢迎的作品是“文革”期间用作宣传用途的照片。年龄稍长点的中国人都见过这类照片,作为了解20世纪极权美学的人类学材料,它们确实有不可替代的资料价值。至于《中国的污染》一类的纪实摄影,早被看作是过时的东西。板着指头数数国内活跃的纪实摄影师,一只巴掌还嫌多。即便还有年轻人对纪实摄影有兴趣,刚刚一窥门径,也不得不选择放弃。这条路意味着长时间从事孤独而辛苦的工作,意味着作品没有地方发表(卢广已经习惯了在网上发表照片,从跟贴里了解读者的反馈),还意味着经济上毫无前途(像卢广那样,能靠老家的广告公司养活自己的人,毕竟是少数),除此之外,他们还会被讥为落伍老土之人。

现今的艺术界,最忌讳的事情就是价值判断。这不是出于韦伯倡导的学术应该“价值中立”的观念,而是因为犬儒,或者干脆是为了在4万亿刺激计划里分一杯羹。相比之下,纪实摄影的风格实在是太直白了,大家没法在一起玩。

那些避免价值判断的艺术家,看上去眉头紧锁而嘴角带笑,一副高深莫测或者愤世嫉俗的模样,卖相相当好,但是中国是这样一个大国家,如果所有的艺术家都是这副嘴脸,后人大概要觉得我们这个时代实在是个冷血的时代。从这个角度来说,卢广这种粗犷直接的风格是对漂亮而虚无的当代摄影和当代艺术的一个补正。

今年颁奖给卢广的尤金·史密斯基金会是为了纪念美国摄影师尤金·史密斯而设立的。在特立独行的一生中,尤金·史密斯一直试图用摄影作为工具来影响和改变政治。1970年代,他在日本拍摄环境污染和抗议运动时,遭到排污企业的报复,差点被暴徒打瞎了一只眼睛。他有一张名垂史册的照片,画面上有一个悲伤的母亲在给因为污染而患病致残的女儿洗澡。就是这么个成功的摄影师,去世的时候账户里只有18块钱。他的朋友为他成立了纪念基金,每年颁出一项“人道主义摄影奖”,以表彰那些抵抗“传媒界的流行趣味和利益冲动”的摄影师,以“发现并鼓励那些独立的声音”。这个奖颁给卢广是很贴切的。

至于环球网的某些网友质问,一个美国的基金会为什么要奖励反映中国污染问题的作品,很显然,他们的头脑和某些艺术家一样,既没有人,更没有人道,只有团体操和焰火表演,不值得多作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