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佑至

 
 
 

日志

 
 

市民离公民30公里  

2009-12-13 11:19:26|  分类: 中国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民离公民30公里 - 夏佑至 - 晚稻田

 围绕垃圾焚烧的争论告一段落。广州市政府选择暂停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以平息争议和一桩丑闻。

但不是每个抗议者都感到喜悦。用“散步”方式抗议垃圾焚烧的市民中,除了反对在番禺建厂的当地居民,还有白云区永兴村的村民。永兴村是李坑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广州第一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所在地,他们要求调查该村畸高的癌症发病率与垃圾焚烧厂的关系,并暂停建设焚烧厂的二期工程。但这种的呼声被遗忘了。

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在遗忘中生病,然后死去。

在这个信息社会,表达、行动的能力和信息检索、信息发布的能力,是成正比的。最先反对在番禺建垃圾焚烧厂的是会江村周边的小区居民,他们生活的地方距离焚烧厂在三公里左右,但是比距离焚烧厂三百米远的村民更早了解项目的进度,更早开始搜集和分析有关垃圾焚烧的信息,也更早采取了抗议行动。他们开着私家车奔赴永兴村,走访村民,了解那里的癌症发病率,检查了垃圾焚烧厂的废渣,最后得出结论,垃圾焚烧厂并不像广州市政府说的那样清洁无害。11月23号,他们自发前往广州市城管委上访,整个过程克制有序,观点有力,一些业主还熟练地利用互联网工具发布信息,使这件事变成了全国舆论关注的焦点;凡此种种,都表现出了良好的市民精神。

上访人群之间的差别如此明显,以业主身份参加上访的媒体人长平回忆说,一位来自会江村的老人,在广州市政府门前跪了一个多小时,他感到,“跟番禺小区的居民相比,村民们的抗议更加沉重”,“除了策略的不同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李坑遭受的污染,会江面临的威胁,都更加迫近”。

抗议方式的差别,其实并非由于威胁的迫近程度不同,而是源自市民和农民的区别。前者掌握更多的资源,更熟悉信息社会里的动员技巧,更懂得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和他们相比,后者即使面临更加迫近的威胁,也只能选择下跪这样沉重而无可奈何的方式。

但更加沉重的抗议方式不一定更受关注。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二期工程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照旧如火如荼地进行。这很不合情理,如同一种药物被发现有问题,新药停产了,但已经生产的药非但不召回,还继续开给患者,让他们吃进了肚子。

永兴村的村民持有一份“关于建垃圾焚烧发电厂前后的李坑(永兴村)村民癌症统计数据”,这份数据说,从1993年到2005年,永兴村只确认有9名癌症死亡病例,其中2例为呼吸系统癌症,占全部癌症病例的22.2%;而垃圾焚烧发电厂2005年试运营以来到2009年10月,该村共有62例癌症病例(42例已死亡),其中45例为呼吸系统癌症,占全部癌症病例的72.6%。数据的指向很明显,垃圾焚烧厂与周边居民畸高的癌症、尤其是呼吸系统癌症发病率之间,存在某种关联。

这些数据不是出自永兴村的村民之手,而是番禺的小区业主调查出来的,所以,调查者得出这样的结论,就不会让人感到意外:“以上所有事实证明垃圾焚烧发电厂对我们周边的群众是有害处的,我们身为附近的群众为了公众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着想,要做出有力的反对在番禺大石建焚烧垃圾发电厂,要求政府还我们美好的生活环境。”

这个结论没有把永兴村民的诉求包括在内,那些不幸罹患癌症的村民的遭遇,只是番禺市民反对兴建垃圾焚烧厂的一个论据。从市民维权的角度来看,这也许无可厚非,但从公民社会的角度来看,其中的欠缺是显而易见的。

市民维权专注于本社区的利益,很容易推导出一种意见:垃圾焚烧厂只要不建在番禺,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而公民却从别人的痛苦中发现自己的不幸:只要权力不受制约,就会以公共利益为名寻求私利,届时,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反对垃圾焚烧厂——不管是即将建设还是在建——的维权活动本来是一个整体,现在却分裂成了两个不相关联的部分,一个在番禺,一个在白云。番禺的市民与永兴村的农民同呼吸(垃圾焚烧的废气),却不能共命运,前者潜在的威胁吸引了所有的目光,而后者迫近的污染被无情地遗忘了。

媒体质疑番禺项目背后的利益纠葛,质疑政府在番禺项目中缺乏公平中立的立场,却放弃了监督政府在永兴村的失职。番禺的业主有机会指出:在番禺听取公众意见是环卫局的法定义务,在白云进行医学调查是卫生局的法定义务;谁没有这样做,谁就要承担责任。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番禺的垃圾焚烧厂缓建了,人们从街头回到各自家中,听任永兴村村民在病痛中死去。这样的维权运动给人一种印象:一切只是相对强势者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

一次缺乏公民精神的社会运动里,偏狭的社区利益最终置换了“公共利益”。番禺区会江村距离白云区永兴村30公里。在寻求更好的生活的路上,这段距离需要、却没有被超越。这30公里路程,见证了从市民到公民的落差。

海明威曾经引用过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一首诗,这首诗说: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不错,如果因为相隔30公里就坐视邻人的不幸,丧钟就会为你而鸣。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