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佑至

 
 
 

日志

 
 

裸奔是最古老的奥运项目  

2009-06-02 17:25:11|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奥运会主办国都要挖空心思想出一句铿锵有力的口号,这应该是大众传媒恶劣应用的例子之一。这些口号的共同特征是空洞。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口号是Play part in the history,四年后汉城奥运会的口号是Harmony and progress(翻译成汉语就是和谐与进步,亚洲国家希望通过经济进步达到政治和谐的思路,并不是最近才有的),这些励志但往往不知所云的美丽言辞是语言的灾难,除了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the celebration of the century )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口号(welcome to home)略具叙事性,其他口号比如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share the spirit,都是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帽子,换了用来作为联合国大会的口号也无不可。

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照我的理解,人类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肯定有一些梦想是相同的,比如吃饱穿暖性生活和谐等等,本来用不着特意去强调。而有一些梦想目前是有地域性的,比如要生活得体面和有尊严,对很多文明世界的人们来说,这和空气与水一样是不证自明而且不可或缺的生存的前提,但对另一些地方的人们来说,体面和有尊严的生活极度稀缺,仍然是梦想——在梦里才能想一想。如果北京奥运会的口号里说的是这样一些梦想——换一种流行说法,就是所谓“普世价值”——并且认为它们值得借着奥运会来推广一下的话,那倒也不错;可惜事实远远不止这样。奥运会素来不许裸奔,北京奥运会索性连条幅和小喇叭也禁止了,这出乎我的意料,再次让我感到人们尽管在同一个世界上生活,但梦想却完全不同。

关于裸奔这档子事,我是这样理解的:很多人喜欢或者觉得有义务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他们不断革新表达的方式,使得观点表达的过程充满娱乐色彩;裸奔就是其中的一种。

  既然是意见表达,自然要奔着人多的地方去。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大型户外体育活动最受裸奔者的亲睐。裸奔是一种意见表达,和在电视镜头前打出大幅标语一样,只是一种言论,理应受到言论自由原则的保护。实际上,裸奔和条幅在体育赛会中频频出现,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我当然地觉得,这种言论表达已经成了现代体育运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肯定有人要急忙反对说,这是把奥运政治化——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政治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东西,只能在桌子低下私相授受,决不能拿到奥运会这样高级别的台面上来——这样的政治是有的,而且多的是,难怪他们会这样以为。但政治并不都是这样。

在古代希腊,体育竞技、哲学辩论和政治活动都是在运动场进行的。古希腊人相信,有健康的身体,聪明的头脑,并且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人生才有幸福可言。这有吴于廛先生最近重版的著作《古代的希腊和罗马》为证。

吴先生是有名的世界史学者。1935年毕业于东吴大学,与何炳棣等人同期考上赴美留学公费,1946年在哈佛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次年回国任教于武汉大学。他在哈佛学的不是世界史,因为阴差阳错的原因,才成了49年后寥寥不多的世界史学者之一。

中国大学里教授的世界史是没有中国的世界史,这件古怪的事情一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奇妙的国家。照我一点粗浅的看法,世界史应该是种族和国家之上的人类历史,其主干是文明史——吴于廛先生有一本著作题为《从分散到整体的世界史》,看法与此庶几类似。只有从人类和文明的角度出发,这个世界上才有所谓“普世”和“普适”的事物。有人认为“中国特色”是最了不起的发明,因此否认有“普世”和“普适”的文明准则存在,我认为正是这种没有中国的世界史教育必然会产生的结果。

《古代的希腊和罗马》是本小书,特点是写得很抒情。“在克里特考古学上,克诺萨斯新宫被称为第二宫。现在让我们根据第二宫遗址的情形,假想它的完好一如当日,而我们自己则是因风吹去的游人,到宫里去观光其中的一切”,这样的字句,不禁让我想起顾准推究希腊城邦制度的往事。《古代的希腊和罗马》初版是在1957年,我愿意相信,这不仅仅是一个历史学家在抒发怀古之幽情。

生在雅典繁荣时期的希腊是许多现代人的梦想,而且并不只是革命时代的中国人才作此想。希腊医生塞莫斯·古里奥尼崇拜古代奥林匹克体育,将许多现代奥运项目斥为狡诈取胜的游戏,他推心置腹地说,世界上只有希腊语和汉语将“体育”和“娱乐”做了严格的区分。对古里奥尼斯的美意,我个人感到很惭愧,所以更加理解那些希望生在古希腊的人。和古代希腊人相比,我们不仅身体羸弱,精神更加猥琐,语言也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纯净。我们居然把政治作为奥运会的反义词:这是发源于希腊的奥运精神的退化,更加是发源于希腊的民主政治已经衰亡的象征。

最早提出奥运应该和政治分家的是曾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达20年之久的美国人布伦戴奇。1933年,一些著名的犹太运动员被德国的体育组织排除在外,丧失了参加奥运会的权利,这引起许多国家的奥委会的警觉,他们宣布可能要抵制1936年将在柏林举行的奥运会。布伦戴奇当时是美国奥委会主席,他反对抵制德国,理由就是——请注意看清楚——“政治不应介入奥运”。

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大概是迄今为止最政治化的奥运会,但在一本小册子里,布伦戴奇要求美国运动员避免介入“犹太与纳粹的口角”,他说,“奥运会属于运动员而非政客”。逻辑学得不好的人肯定已经被布伦戴奇绕晕了。但对兼善逻辑和体育的古代希腊人来说,这种默认纳粹搞政治迫害却不允许运动员进行政治抵抗的说辞,只是修辞上的一种小把戏,很难避免被人鄙视的命运。可惜的是,什么风也不能把我们吹到希腊,更不要说是古希腊了。所以,现在反对把奥运和政治联系起来的地方着实不少,而且越是否定奥运与政治有关系的地方,真正的奥运精神和民主政治意识就越是衰微,就越是反对裸奔。

古代奥运会的选手都是全裸出赛,这当然不是奥运会今不如昔的主要原因,我要说的是,这很有可能是今天我们选择裸奔的历史源泉所在。据说第一届奥运会只有200米跑这一个项目——也就是说,裸奔是最古老的奥运项目,如今却当作一种政治行为被现代奥运会禁止了,这简直是一个悲剧。其实,裸奔表达的并不一定是政治意见,条幅不一定变成“反标”——也许恰恰相反,有创意的中国年轻人会写上“中国加油”、“胡温你好”一类——但只要有人认为“反标”这种东西真的存在,所有的条幅和裸奔就一定会被禁绝掉。用古希腊人的说法,逻辑使然。

今天的奥运会已经与理性、民主的希腊精神无关,而变成了一个娱乐的盛会(真是古里奥尼斯的不幸)。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觉得,即便今后奥运会办成一个大Party,完全以娱乐为目的,也应该对来宾怀有大度宽容之心,允许他们表达对Party本身乃至于Party之外的事情的看法。我老家有民谚说,人上一百,样样不缺,符合我们对概率和人性的认知。既然奥运会意味着数以万计的临时人口在短期内涌入某个国家,他们必定有不同的性格、看法和行事方式,其中自然有人乐于或者惯于表达对奥运和奥运之外的事情的看法。这些表达通常分为肢体(裸奔)和语言(条幅)两种,但无论肢体还是语言,都属于言论的范围,应该宽容他们的存在,允许他们表达。

具体到中国,我对此是颇为悲观的。我国虽以好客自诩,但向来是“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刀枪”——那些既不是朋友,又不是豺狼,纯粹来瞧个热闹的好事之徒,我们也可以抱着 business is business的实用心态,大赚其钱,但对于那些一心到北京来裸奔一番以明志的人,该怎么对待他们呢?也许我们还没有学会。

《古代的希腊和罗马》 吴于廑著 北京三联2008年5月第一版

《原生态的奥林匹克运动》 (希腊)塞莫斯·古里奥尼斯 著 沈健 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4月第一版

  评论这张
 
阅读(34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