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佑至

 
 
 

日志

 
 

什么是邓玉娇案中的“个人意志和感情”  

2009-06-03 15:39:00|  分类: 中国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高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昨日对记者说,办理邓玉娇案的法院要坚决公正处理,绝对不能以个人的意志和感情来代替法律,最后的判决要“充分考虑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我认为,最高人民法院说的“个人意志和感情”,不仅仅是指媒体和法官,而是指一切有可能影响司法独立的力量。指出这一点是非常及时的。中国的各级党务、政府和公检法人员,以及从不同角度关心邓玉娇案的媒体,在这个问题上,应该特别谨慎,不要影响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

有人反对“充分考虑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这种提法,认为司法不可能同时兼备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如果法官要满足社会效果的需要,就一定会牺牲司法的独立与公正。这种看法是不对的。但我也认为,司法活动要想达到兼具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系的目的,司法体系就需要巧妙的制度设计。目前看来,最有利于达到这个目的的制度,是英美法体系中的陪审团制度。

并不是所有的案件都需要成立陪审团。在英国,只有刑事案件(美国还包括一部分民事案件)才组织陪审团。原因很简单。在刑事案件中,提起诉讼的检察机关行使的是国家权力,在这种权力面前,被起诉的个人是相对弱势的一方。司法公正的关键就是保证强势的国家权力不致于滥用。

让普通人参与司法活动的陪审员制度,和让普通人参与政治的民主制度,其初衷和原理是相同的,都是为了监督权力,使其不致于侵犯公民的利益。

有些人认为,司法活动是一种复杂甚至神秘的事情,没有掌握专业技能的普通人不容置喙,这和那些不允许普通人参与政治的独裁者的逻辑如出一辙。实际上,无论是司法还是政治,尽管都有一些复杂的制度安排,但这些安排都是建立在常识的基础之上,并且是为了维护常识而存在的。正因为如此,一个公正的司法体系所产生的判决——尤其是在刑事领域——很少会悖离人们的常识。陪审团制度的价值就在这里:它维护了常识在法律中的地位。它可能因为证据不足开释一个嫌疑人(如美国的橄榄球星辛普森),但不会把一个行使了正当防卫权利的弱女子判为杀人犯。和别的司法制度相比,很少有人因为裁决案件的是一些普通人而认陪审制度响了司法公正。

普通人的常识在某些领域是异常稳定的。一位政府雇员要求一个年轻女孩提供性服务,在世界上大多数人的常识里,都是严重的腐败和侵权行为。当她拒绝并且试图离开的时候,这位政府雇员和他的同事就用金钱和暴力加以诱惑、胁迫,并且两次把她推倒,常识告诉我们,这就是一起正在发生的强奸案件,而她用刀保护自己的贞操和安全是完全正当的。行凶的暴徒一死一伤,他们罪有应得。在如此简洁明了的事实面前,异常稳定的常识足以让人们做出及时和正确的判断。

但如果我们没有机会参与到司法过程中去,检察和司法的权力就得不到监督和制衡,人们就会担心,判决结果可能会悖离他们的常识。

如果司法体系不是经常悖离而是一贯巩固人们的常识,这个社会就易于产生共同的价值观念,让人们有安全感,因此乐于尊重和遵守法律。这也就是最高法院发言人所说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司法应该建立在常识之上并且维护这种常识,政治也一样。好的政治模式,应该创设制度条件,让普通人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来。司法和政治都没有、也不应该有什么神秘可言。它们的存在,是为了让人们生活得更安全、更美好,而不是相反。这是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认可的价值和准则,也是一切人类社会的起码常识。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