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佑至

 
 
 

日志

 
 

我为什么不相信灾异之说  

2009-06-05 20:51:03|  分类: 中国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过去不相信灾异之说,现在和以后也不打算相信。去年朱学勤先生在南方都市报上说“天谴”的时候,我并不以为然,为此和朋友产生了争议。我至今没有改变当时的立场。

        灾异之说,认为天人有感,一旦统治者无德或者失德,上天会下降灾难,目的是提醒、警告统治者约束或者更正自己的言行。这种理论有几个前提。

第一,天是有道的。换句话说,历史有特定的目的,也有实现特定目的的特定手段。

第二,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本质上都是实现天道的工具。他们既无个人意志,也无个人利益。

第三,统治者的权力是上天授予的。上天有监督权力的责任,也有回收权力的能力。

第四,如果统治者的言行违背了天道(历史的目的和手段),他先受到警告,即灾异,如果不及时修正言行,就会失去权力。

第五,剥夺统治者权力的方式是制造混乱,包括宫廷政变、外国入侵、内战,以及导致内战的天灾、疾病和饥荒等等。

我之所以不相信、不接受灾异之说,是因为上述理论违背我对社会和政治的基本认知。我认为:

第一,   历史没有既定目的,也没有满足特定目的的特定手段。不管是末日审判还是共产主义,都是人对历史目的的一种假设,为了实现这种假设,人们进行了社会和政治制度方面的实验,其结果——中世纪欧洲和20世纪苏联、中国、朝鲜——并不能支持这种假设。

第二,   被统治者和统治者不是历史的工具,他们同样有意志,并且追求自己的私利。

第三,   统治者的权力来自被统治者,赋予其权力的目的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公共利益。为了防止少数统治者追逐私利的行为影响大多数被统治者的共同利益,必须对他们的权力和意志加以限制和监督。

第四,   如果统治者的言行背离了被统治者的共同利益,被统治者可以警告乃至收回权力。

第五,   被统治者收回权力的方式主要是周期性的选举,少数时候表现为革命。

这些观点并不是我所独有的,而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共识,那些和我有分歧的朋友,也大体赞成这些观点。去年他们支持朱学勤先生的‘天谴说“,感情和立场方面的因素多,理性和逻辑方面的依据少。

灾异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同一个现象会导向截然相反的结论。公元前六世纪时候,吕底亚和波斯都是西亚数一数二的强国、富国,吕底亚的国王去请教神灵,如果和波斯帝国作战,结局当如何,神谕说,那将导致一个伟大帝国的衰亡。吕底亚国王闻之大喜,立刻兴兵进犯波斯帝国的西部边境,也即今天的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一带,没想到战事的结局和吕底亚国王的设想完全相反,波斯的大军不仅打退了吕底亚的部队,还一直打进了吕底亚的国都,吕底亚一战而亡。人们讽刺说,神谕并没有错,只是吕底亚国王不知道那个注定要覆亡的伟大帝国,不是他心目中的波斯帝国,而是吕底亚本身。这是希罗多德的《历史》中最有名的故事,说明神谕、天道和灾异之说,指向含糊,在逻辑上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不足以作为决定现实策略的依据。

 另外要申明的是,朱学勤先生的多数观点和看法,我是赞成的。所谓“天谴”云云,我想并不是他成熟的想法,大抵情绪激荡、心情未能平伏之际的急就章,逻辑或许没有经过细致的推敲。考虑到地震发生当时情形之惨烈,对国人情绪的影响之大之深,朱先生失语是可以原谅的。他的立场和观点与余秋雨、王兆山等无良无耻之辈有本质的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