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佑至

 
 
 

日志

 
 

天生的摄影师  

2009-08-18 17:56:47|  分类: 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生的摄影师 - 晚稻田 - 晚稻田

在玛格南,阿巴斯爱说自己Born a photographer。“天生的摄影师”为何物?我不知道。只觉得,这个伊朗人的确胆色过人。

1979年,伊朗革命,起先,阿巴斯是革命的支持者。他用involve这个词,卷入是不由自主的,可以想见,不乏迷狂的成分。It’s my revolution——“这是我的革命”——革命爆发25年后,阿巴斯说完这番话,他迟疑了,补充说,“尽管后来我不再相信它”。

革命带来人群、丰富的表情和肢体动作,烟火和废墟重新构筑城市的空间形态。革命空前需要意识形态象征物,以及象征物的传播。1793年法国革命推出过《马拉之死》这样的的象征物,激励了巴黎市民的广场斗争。143年后,西班牙爆发了革命,欧洲和美国的艺术青年奔赴西班牙,组织国际纵队。这是一支二流艺术家的队伍,充满了赴死的激情。西班牙革命推出了自己的意识形态象征物:“共和军战士之死”;摄影在革命中推出了第一个英雄人物,罗伯特·卡帕。随着大众传媒日益发达,战争图片让摄影师名声大噪。

阿巴斯承认,自己生逢其时。2004年接受采访时说,革命使摄影变得重要,但全世界只有四个电视记者在伊朗报道革命。他不无幸灾乐祸地说,“现在,最小的事情也有25个电视台参与报道”。德黑兰大学人质危机发生后,国外记者在德黑兰的工作日渐困难。他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他成功了。革命为他打开了西方主流媒体的大门。

几年前他出版了代表作,《伊朗日记:1971-2002》,篇幅冗长,选用了278张照片,政治立场和艺术观念都表露无遗。他在希图构筑30年来伊朗历史的象征物。

有人质疑,把照片上特定历史情境的留影,当作是真实和历史本身,摄影师的历史观念,是否太过傲慢自大?也有人反问,真正的历史又是什么?外交官员在国外私相授受,内阁会议的档案不得解密,小民看到的历史,莫非是战时管制下的爱国报道?

天生的摄影师 - 晚稻田 - 晚稻田

时光渐去,旧时政客曾经清晰可见的脸色,在革命里灰飞烟灭;街头的革命青年变身新的政客,理想主义的颜面荡然无存;没有照片,看惯了图像的现代人,到哪里凭吊历史烟熏火燎的时刻?因为伊朗人的固执自大,我曾认定,他是罗伯特·卡帕的接班人。纪实摄影的大船开进了深水,聪明人都洗脚上了岸,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必是深具政治激情的赌徒。卡帕、尤金·史密斯是最好的例子。阿巴斯呢?世事艰难,还没有到出底牌的时候,很多话,都不好说。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