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佑至

 
 
 

日志

 
 

锦鸡  

2009-09-19 20:17:52|  分类: 老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9月19日 - 晚稻田 - 晚稻田

我第一次听到李杜这个地名的时候,眼前浮现出很多高高低低的山。山上通通长着笔直的树和一人多深的芭茅。

李杜的山上有一条曲折的路,蜿蜒于长草之间,出没在没有一丝声音的树林里。有时候,这条路就像一匹布那样,从一个山岭的正中挂下来,然后消失在一堵长满了青苔、有泉水的石壁下面。

路是白色的。阳光笔直地照射着这些名叫李杜的荒凉、寂静的山冈和峡谷。路上细细的白沙发出闪闪的、眩目的光来——我莫名其妙地怔忡了一下,脚趾在课桌下面动来动去,像是被正午的砂石烫着了脚,或者是脚趾在树根上踢破了皮……

我第一次听到李杜这个地名的时候,年纪还小。老师说有两位古代的大诗人去过那里,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10多年前的语文课上,文学启蒙和老师的幽默都让人昏昏欲睡,学校破破烂烂的教室里,只有午后的阳光叫孩子们忍不住想入非非……

 

2009年9月19日 - 晚稻田 - 晚稻田

多年以后,我和G曾很多次徒步往返在通往李杜的路上。

和我以前的想象不同,这是一条狭窄并且路面倾斜的柏油路。有很多石子,不适宜光脚行走。我在这条路看到过很多未曾见过的东西。比如说一条前所未有的大河,居然能在有风的时候激起拍打河岸的浪花来。

夏天的晚上,从李杜返回的时候,不远的山上传来忧愁的狼嗥。沿路的山、田和悬崖,都沉浸在黑暗里。灯火疏落而遥远。幸好是在夏季,路边堆放着稻草,点起火把,拖着一根木棍,疾跑间疾行。紧张夹杂着喘息,空气富含水分,似乎堵在口鼻间,变成了流体。

李杜还有其它好玩的东西。我们在盛夏的中午爬上过一条瀑布。每一颗蹦溅出来的水珠都像石头一样,又凉又硬,喧闹的水声实在是响得可怕。接近瀑布顶端的石崖上,长着一棵高大的皂角树。我们在皂角树下休息了片刻,眼睛躲躲闪闪地往脚下望去,脸色都有一点发白。瀑布对面的李杜的山坡上,零星长着些土啦吧唧的百合花。

 

我和G沿着公路和铁路去过很多地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地方出乎意料的荒凉。大别上的余脉是红色的丘陵地带,道路常常从一些红色的山冈之间穿过。路的两旁是陡峭的山壁。没有植被的红土暴露在阳光和空气中,颜色鲜明,散发出强烈的泥土气息,静悄悄地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有时候,一只小鸟无声的栖息也会引起一场小小的崩塌。年复一年,红土无休止的陷落最终改变了那些荒凉的丘陵本来的面貌。

终于没有哪个地方能像李杜那样,让我和G感到熟悉并且安然若泰。

长途跋涉后的睡眠往往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好。沿着铁路走了一天之后,梦里面也充满了连绵不断的红色的山坡。两条闪闪发亮的铁轨转过了一个弯,又转过了另一个弯,我仿佛乘着高速运行的列车,扑面而来的山坡连成了一条红色的河流:乘舟从这条陡峭的河流飞流直下,速度让人晕眩,并且总会把我从梦中惊醒过来。

 

我想我正是乡下大家所说的不得人疼的家伙。而且胆子忒小。到16岁的时候,我交到了第一个朋友,许多梦想才得到了实现的机会。我用双脚反对我父亲昔日严厉的教诲。在荒山野岭之间匆匆赶路的时候,内心的喜悦几乎要把胸口炸裂。我常常悔恨这一天来得太晚。

令人疲劳的行走不需要任何言语。我把这种沉默看作是很大的幸福。它弥补了童年时代无数失败的游戏带给我的伤害。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为自己滔滔不绝的谎言和别人的孤立而苦恼。在村庄里,我没有一个同龄人,无法参加大小孩子们层次不一的游戏。仅有几次为大孩子们充当打手的经历,都被人揍得很惨——连自己事后都感到羞愧。幸好,从16岁开始,我拥有了自己的游戏。它骄傲地摒弃了人群的安全感。因为特立独行,发育迟缓的青春期的少年经常为之感动。

李杜是这个游戏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和G策划过许多更遥远的漫游。我们用尺子在地图上丈量距离,然后按照比例尺把距离的单位折算成公里。南方有巨大蓝色的湖泊,而沿着李杜向北,群峰并立,可以看到海拔接近千米的高山。这些都是比李杜和交通干道两侧更好的风景。

我们用平静的口气商量着旅行的细节,又用想象和道听途说的事物来填补细节之间的空白,从不怀疑这些计划是否现实可行。说实话,少年时代虽然偶尔会有夸张的热情,但是却从不失有本质上的冷静。因此,这些计划都并非不可行。

也许某一天我真的会到那些纸上的地方去看一看。沿途经过树林冲、檀树岙、李杜、梅花庙这些和景阳冈一样古典而费解的地名,我们应该会到达一个叫做锦鸡的地方。这个地方曾经住着我家的一门远亲。锦鸡是我儿时梦想中世界的边缘,比教科书上的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还要遥远。其实它就在离李杜几十公里的地方。对我和G来说,还不到一天的路程。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